首 页 介绍 服务范围 公告发布 电器维修 综合服务 在线预定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三八节?调查:家政服务--尴尬的朝阳产业

     家政服务:尴尬的朝阳产业——贵阳市家政服务业调查

  新华网贵阳3月7日专电(记者石新荣)近日,记者在贵阳市家政服务市场调查了解到,在市场需求的推动下,贵阳市家政服务行业发展迅速,已成为部分城市下岗女工和农村妇女就业的重要途径之一。与此同时,家政服务还存在着发展参差不齐、培训欠缺、行业发展不规范、政府指导不足等问题,亟待各方努力解决。

“3050”妇女成主力军?

  春节刚过,贵阳康田家政学校的电话一个接一个,不少用户都提出了同一个要求:有没有小姑娘?3月2日这一天,康田家政外出招生的老师们空车而返。罗红卫校长无奈地说:“年轻姑娘几乎都外出打工了。”

  2002年12月,贵阳康田家政学校经贵州省劳动厅批准正式成立,是贵阳最早从事家政服务及培训的民办非企业单位,至今已培训并安置家政服务员数千人。以往康田家政的培训对象以年轻女性为主,近两年则主要以30岁至50岁的妇女为主。罗红卫说,这些妇女文化低,就业门路窄,家庭经济困难,家政服务是她们就业的一个较好选择。

  56岁的周道英是贵州黔西县人,按说这个年纪应该在家享些清福的,但她丈夫去世,儿子有病,孙子又小,自己不得不外出打工为家里挣些“肥料和盐巴”钱。周道英到康田家政近一年了,主要从事陪伴老人的工作,每月收入500元左右。她对自己的工作和收入比较满意,说“比在农村好多了”。

  在贵阳合家欢家政的员工登记册上,95%以上的员工是“3050”妇女,其中城市下岗女工和农村妇女各占一半。44岁的仡佬族妇女聂世娥来自贵州石阡县农村,到合家欢工作近2年了,刚来时路都不认识,现在她每月负责10多家客户的保洁工作,月收入达到1000多元。该家政负责人甘青是下岗女工,她介绍说,这些“3050”妇女吃苦耐劳,稳定性较好,颇受顾客好评。?

在微利中坚守?

  曾在地矿部门工作的罗红卫戏称自己是“为人民服务”。从事家政服务培训7年了,罗红卫的学校一直处于维持状态,原因是收入微薄,仅仅能维持运转。据了解,目前康田家政的收入主要来自为客户推荐家政服务人员的介绍费和管理费。而一个家政服务人员的接送、吃住、培训等费用并不低。

  罗红卫坦言:“我们面对的是两个低端,一端是低价位的客户市场,另一端是素质较低的家政从业群体。”罗红卫说,目前市场上对家政服务的需求确实很大,可以说供不应求。但是,大部分的家庭都是工薪阶层,能够承受的价位也就在每月400元至600元之间,这个价位只能找到一些初级或中级家政人员。而这些家政从业人员有自己的文化背景和生活习惯,是一个特殊的困难群体,敏感、脆弱,很容易反炒雇主“鱿鱼”。

  贵阳市就业与职业技能开发中心主任田利说,近年家政服务市场供求矛盾日益突出,家政服务人员往往挑剔雇主的条件,不合意的不去。在贵阳某家政,一位熟练女工已拒绝了2名雇主,原因是客户居住的楼层太高,又没有电梯。

  甘青算了一笔账,除去员工工资和房租、水费等,她的每月仅盈利两三千元。她说:“家政是一个细水长流的活,收入比较稳定,但要想赚大钱,目前还很难。”

  据了解,经过几年的发展,贵阳的家政服务已发展到近300家,但目前真正从事家政服务的只有数十家。

  甘青说:“做这一行需要有相当的爱心、耐心和责任心。”这位再就业明星在创业过程中经历了不少坎坷,她特别欣赏这段话:“感激伤害你的人,因为他磨练了你的心态;感激绊倒你的人,因为他强化了你的双腿……凡事感激,感激一切使你成长的人!”为此,甘青把“凡事感激”作为家政员工的必备心理要求,醒目地贴在办公室墙上。

朝阳产业的期盼?

  在我国大中城市,越来越多的家庭要求社会提供形式多样、质量满意的家政服务。国家统计局曾委托北京一家信息对北京、西安、南宁、武汉等7个城市居民社区服务需求作调查,内容涉及小时工、定期卫生清扫、中晚餐制作、接送小孩上学、陪护老人、月嫂婴幼儿看护等17个项目,结果需上述服务的家庭数量占城市全部家庭的70%以上。家政服务业作为新兴产业有着广阔的市场,发展潜力大。对于拉动消费,开发就业岗位,特别是解决妇女就业问题具有积极作用。

  贵阳市家政服务的市场到底有多大?业内人士认为缺口至少有10万至20万人。目前贵阳家政行业的发展基本靠市场推动,存在散、小、弱的状况,上规模、有档次的家政寥寥无几。合家欢家政的另一名创办人郭毅也是下岗女工,她最近参加了贵州电视台举办的“励业工程--青年创业电视大赛”,并进入了最后的决赛。她的参赛项目就是“专业家政服务业培训学校”。

谈起市场前景,郭毅兴致勃勃。她认为随着家政服务业市场认可度与需求的提高,工资问题已不再是发展的瓶颈,“有部分客户愿意出高薪来获取优质服务。”事实上,在合家欢家政,员工的最高月收入已达到1800元,平均月收入为800元。关键是优质员工的匮乏,一些大学生到家政兼职,也仅仅是为了缓解一时的生计之急。即便是与贵阳电子工业学校合作近6年、每年寒暑假要安排上百名中专生从事家政勤工俭学的康田家政学校,也没有一名学生毕业后愿意从事这一行业。

  郭毅说:“现阶段家政行业还很弱小,需要政府扶上马、送一程。”一些家政建议,在大中专院校开设家政服务专业,将家政人员的培训前移、让家政服务业更加贴近社会和市场需求等。



[返回]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