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地板打蜡,杭州地板保养,杭州地板打蜡电话,杭州地板打蜡价格
首 页 介绍 服务范围 公告发布 电器维修 综合服务 在线预定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杭州地板打蜡,杭州地板保养,杭州地板打蜡电话,杭州地板打蜡价格
烈日下的坚守:用我流淌的汗水换你如常的生活
作者:杭州意林家政  来自:本站 时间: 2017-7-16 

随着今年以来最大范围的一波高温天气来临,全国许多地方进入“烧烤模式”,省会石家庄连日来的高温天更是让人感到“坐着不动都在流汗”的酷热。昨日“入伏”,“三伏”天代表着最热的日子到来了。如此天气下,为了广大市民的生活,一些行业工作人员仍坚守在岗位上。骄阳下他们最美,向他们致敬!
公交司机
13时 车厢内温度近50℃
点击进入下一页
■公交司机刘静红在开车。本报记者 南开宇 摄
□本报记者 南开宇
12日中午,气温达到39℃,42岁的28路公交女驾驶员刘静红像往常一样,抹了把额头的汗水继续投入工作,“就是坐着不动,也是一身汗。”
刘静红是28路公交线上唯一的女驾驶员。12时40分,天热,摸摸车皮都烫手,检查完轮胎和设备后,她走进车厢拿起拖把开始打扫卫生。温度计上,车厢内的温度已达到46℃,俨然成了一个大蒸笼,刘静红的后背已被汗水浸湿了大半。13时发车,这是她当天的第三趟车,在始发站北庄站点,刘静红笑着对上车的乘客说“你好”,这已经是她开车多年的习惯。
靠边停车、疏导乘客、起步加速,刘静红的驾驶技术很娴熟,车厢里的乘客也是满头大汗。“坐着就能感觉到背后的汗水流下来。穿的蓝裤子如果回家不洗,第二天根本没法穿,全是白色的汗渍。”尽管天热,刘静红也不得不在短袖工装外再套上套袖,防止靠窗一侧的胳膊被晒伤。
28路公交车从北庄到省博物院,21个站点,承担着郊区市民出行的重任。这趟车单程12公里,往返24公里。在不堵车的情况下,来回跑一趟大约需要2小时。刘静红等公交司机每天至少要在车上蒸8个小时的“桑拿”。这个夏天,公交司机张峰准备了一个容量1000毫升的特大号水壶,可经常还没有回到车队,一壶水就已经喝完了。
喝水这么多,上厕所怎么办?“这个不用担心,有时候半天都不用上一趟厕所。喝到肚子里的水都随着汗水排出来了,不用担心上厕所。” 张峰解释道。
一到夏天,张峰就为自己准备了专用的防暑“神器”——5条毛巾。“在毛巾上面洒上清凉油,用水湿透了,遇到红灯时就拿来轮换擦汗降温。跑完一圈2条毛巾要洗一遍,这样还能凉快点,擦起来也舒服些。” 张峰坦言,道路情况比较复杂,尤其高峰期特别容易出现堵车的情况。再加上该线路早晚高峰客流量比较大,车厢内更加闷热。“我的脾气还可以,开车时能调整好心态”。
天气再热,万余名公交人仍要坚守在岗位上,努力克服高温酷暑带来的种种不便,用真情和汗水确保广大市民的正常出行。
点击进入下一页
■敬业的铁路维修工。本报记者 张海强 摄
执勤交警
地表近60℃ 烈日下执勤一站就是3个小时
□本报记者 南开宇
7月11日傍晚的大雨,导致省会建华大街与和平路交叉口处的信号灯时好时坏。12日11时30分左右,信号灯彻底断了电。因使用临时信号灯的效果不理想,路口中间一名交警一直坚守在岗位上,记者用温度计测量,当时的户外温度已达40℃,路面温度更是接近60℃……
近一周时间,省会接连出现高温天气,可在街头路口,省会交警在烈日下指挥着过往车辆顺畅通行。这种天气下,交警们警帽、警服、皮鞋……着装一丝不苟,整整齐齐。路上机动中队的民警要骑摩托车不停巡逻,他们还要戴着很重的半盔。
张浩是长安交警大队的一名辅警,他的岗在中山路与体育大街交叉口。张浩12日干了三个班,每个班3小时,一天要工作近9个小时。
昨日11时许,记者在体育大街路口看到,张浩正在值勤。为防止交警中暑,路中央设了一把遮阳伞,但伞下光线暗,车辆驾驶人不容易看清交警的指挥动作,因此张浩几乎总在烈日下指挥。站在马路中央,还要不停指挥,半个小时的时间,各种动作要做上千次。轮到他到路边休息时,身上已被汗水完全浸湿。
“有些同事连续工作中暑了,单位准备了藿香正气水、冰糕和茶水,感觉头晕时我们就立马喝两支藿香正气水,顶一顶就没事了。”张浩说。
“晒点没关系,只要大家出行平安顺畅,就是对我们最大的褒奖!”张浩说。
揽投员
一天送四批近200个快件 酷暑不停歇
点击进入下一页
■揽投员不畏酷暑送快件。本报记者 张海强 摄
□本报记者 李兵
今年35岁的张元华,是中国邮政速递物流石家庄分公司一名揽投员。昨天早上7点半,张元华准时赶到位于建华大街与北二环交叉口附近的建华营业部。此时,值班工作人员已经将当天早上到达的EMS快件进行了区域分类。推出自己的电动三轮车后,张元华马上开始整理自己负责区域的快件。简单的晨会之后,张元华出发了,他负责省会体育大街至建华大街,和平路至跃进路之间的区域。
对于手中的三十多个快件,张元华不敢有任何懈怠,因为根据内部规定,这些快件必须在两个小时之内全部亲自交到收件人手中。时间虽然才上午8点多,但空气中翻滚的热浪让张元华很快就是一脸汗水。
10点多,投递完毕的张元华赶回公司,开始快速整理当天到达的第二批EMS快件。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里,他又要在自己的负责区域开始跑了。半天下来,张元华一口气喝了一大瓶白开水,他随身携带的水瓶,比一般的大饮料瓶还要大上一号。
因为年轻时在工地上干过活,张元华的腿上有些旧伤,因此,虽然单位给配发了短裤工装,但张元华一直坚持穿长裤出门,以便保护腿部。由于天气太热,中午回到公司后,竟然能够从裤腿上拧出汗水来。
“天太热了,喝一肚子水,真不想吃饭喽!”中午,在有空调的公司大厅眯了一会儿后,张元华拿出前一晚爱人给他做的炒饼,用微波炉热了热,简单地吃了点,“媳妇儿怕我在外面吃坏肚子,特地做了饭让我带到单位吃。”跟同事说这话的时候,张元华一脸幸福。
转眼到了下午1点半,张元华又出发了,当天下午还有两批快件要送。下午的室外温度更高,他不得不戴上了一顶帽子,以减轻阳光的暴晒。
骑电动三轮车送件过程中,虽然迎面吹来的都是热风,但张元华感觉还是轻松一些。当到达目的地后,一打开三轮车上的快件厢门,里面的温度着实会让人头晕,因为封闭的快件厢中,温度能够达到五六十摄氏度。每次打开快件厢门拿快件,感觉就像是进了“炼丹炉”一般。
EMS快件要求“手到手,桌到桌,每个件都必须提前预约送件时间。”这让张元华在送件和收件的过程中,还要不停地接打电话。每次挂掉电话,口干舌燥的张元华就会猛灌几口白开水。要是水瓶里没水了,就到送件所在单位去打上一瓶,“客户对我都挺照顾,有时还让我在他们的空调屋里多歇会儿,挺让人感动的。” 一整天下来,张元华先后送了四批近200个EMS快件。“单位做了很多防暑降温工作。”张元华说,公司每天都有免费的绿豆汤、酸梅汤,还会发藿香正气水、风油精和清凉油。做揽投员两年多了,张元华很喜欢这个工作,他说,一想到每次都能按时将快件送到客户手中,他就特别开心。
供电工人
工作一小时 衣服拧出水
点击进入下一页
■电力工人在高温下作业。本报首席记者 李青 摄
□本报记者 崔虹
昨天凌晨4时30分,大部分市民还沉浸在睡梦中。此时,国网石家庄供电公司运检中心带电作业室的张志典就从家里出发了。大约半个小时后,他来到了国网石家庄供电公司运检中心。换好工作服,把带电作业需要的工具、安全帽等放到带电作业车上,张志典和同事们出发了。
5时30分许,他们来到了当天的第一个作业地点——西三庄街,那里有两条线路的开关需要更换。到达目的地后,张志典和同事先把作业地点围起安全围栏,放置安全标识,提醒路过的居民注意安全。然后拿出一块一平方米左右的绝缘毯,把此次作业需要穿的衣服、戴的帽子、使用的工具等全部放上去,用仪器进行检测。“因为是带电作业,所以这些必须都得是绝缘的。”说着,张志典又拿出风速检测仪和湿度检测仪检测当时的风速和湿度,因为风力大于5级、空气湿度高于80%不能作业。
随后,张志典的同事司利蒙就如何作业、有哪些危险、怎样规避这些危险等问题进行了现场抽测。发现作业人员对步骤、危险了如指掌后,司利蒙让他们在工作措施票上签字确认。
半个小时后,准备工作就绪,张志典和冯召召穿起厚重的特制的带电作业屏蔽服、绝缘鞋,戴上手套、帽子、墨镜,总共负重约5公斤,然后坐上高空车,开始工作。
约一个小时后,在冯召召的配合下,张志典圆满完成了更换任务。回到地面,脱下带电作业屏蔽服后,两人的衣服已经全部湿透,手套里面也是湿漉漉的。“如果把衣服脱下来,都能拧出水来。”张志典笑着说。
此时,虽然刚刚7时,但气温已经直逼30℃。收拾好所有“装备”后,张志典和同事不敢懈怠,迅速奔向下一个作业地点。
中午在食堂吃完饭,还没来得及休息,12时30分许,张志典和同事们又出发了,这次去的是青园街塔南路附近,为那里裸露的电线加装绝缘护罩。此时的气温已经达到35℃左右,但因为是带电作业,所以他们需要穿戴的“盔甲”一个也不能少。40多分钟下来,张志典中午刚换的工作服已经能拧出水了。“赶紧的,还有一个现场呢。”说着,张志典和同事们又驱车离开了。
15时许,气温已经超过37℃,随着最后一道工序的结束,张志典和同事们终于完成了当天的带电作业任务。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可以回单位,因为,第二天的任务已经下达,他们需要提前勘察现场。
从鹿泉区到市区的青园街,认真看完四个现场后,17时许,张志典和同事们拖着疲惫的身体、全身湿透地回到了单位,顾不得换衣服,就重重地坐在了椅子上。“天儿越热,我们越忙,最近每天都这样。”张志典说,只要用户满意,他们多累都值得。
环卫工人
多热的天也要把道路扫干净
点击进入下一页
■王军艳在广安大街保洁。本报记者 孙会芳 摄
□本报记者 孙会芳
昨天上午10时许,将近40℃的高温下,王军艳头戴遮阳帽,穿着一件长袖外套,外加一件橘色马甲,一只手提着一个铁丝撑着的编织袋,一只手拿着一把扫帚,在广安大街西侧便道上保洁。她的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不停地沁出,后背早已湿透,隔着橘色马甲都能看清楚。
站在毒毒的太阳底下,记者跟着王军艳保洁,不到5分钟的时间,后背就全湿透,汗珠不停地滴下,流进眼睛里,非常的涩,揉一揉,更涩了。“这种情况最好洗一下,越揉越难受。”王军艳对记者说。
“像往常一样,我今天凌晨也是一点钟起床的,简单吃了一点东西,赶紧骑自行车上班去。”家住市区东北角亚龙花园的王军艳说,为了趁凉快干活,大家都尽量赶早,凌晨2点钟开始一天的晨扫,到6点钟太阳出来的时候,也就干完了。“我骑着自行车上班的时候,很多市民还在路边撸串喝啤酒呢。”
王军艳负责广安大街的环卫保洁工作,清扫保洁面积大约8000平方米。凌晨2点至6点是晨扫,由于广安大街商业繁华,加之路两边都是咪表停车位,很多地面不能机扫,因此有较大路面需要人工清扫。
早晨6点到7点是吃早饭时间,王军艳在附近的环卫作息房里吃了政府免费提供的早餐,非常开心。她告诉记者,社会各界对环卫工人非常好,政府不仅提供了免费早餐,还建设了环卫作息房。“最近高温天气,为了避免大家中暑,市城管委还专门发出通知,要求大家调整作业时间,尽量避开中午高温时段。”为此,保洁时段相应调整为上午7点到11点和下午3点到7点。
记者了解到,晨扫是全部环卫工人参加,谁也不能倒休。白天的保洁则是分为上午、下午两班,就是在自己的责任路段来回巡查,看到路面上的饮料瓶、烟头、碎纸等各类垃圾,都要及时捡起来。
“现在省会对环境卫生要求很高,保洁时段我一点儿也不敢放松,需要不停地来回巡查。”王军艳说,广安大街几乎没有什么行道树,都是在太阳底下暴晒着工作,上午保洁是非常热的。
王军艳说,现在石家庄正在创建文明城市,无论天气多么热,自己都会把马路打扫干净,这既是自己的职责,更是一座城市对文明市民的要求。
王军艳是长安区环卫大队14清扫班的一名普通环卫工人,今年46岁。

[返 回]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