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地板打蜡,杭州地板保养,杭州地板打蜡电话,杭州地板打蜡价格
首 页 介绍 服务范围 公告发布 电器维修 综合服务 在线预定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杭州地板打蜡,杭州地板保养,杭州地板打蜡电话,杭州地板打蜡价格
萧山保姆市场繁荣背后的尴尬
作者:杭州意林家政  来自:本站 时间: 2017-7-16 

随着人口老龄化趋势以及二孩的全面放开,普通家庭对于保姆的需求日益增加。然而,保姆偷窃、虐待老人和儿童的负面新闻却屡见报端,日前杭州蓝色钱江小区的保姆放火案更是令人震惊与心痛。虽然这些极端个例并不能代表保姆行业整个群体,但却足以暴露整个保姆市场的混乱。
近日,笔者走访了一些家政中介机构,看看萧山繁荣的保姆市场背后又隐藏着哪些问题。
中介:
一张身份证就可以上岗
商务部发布的《家庭服务业管理暂行办法》中明确规定,家庭服务机构须建立家庭服务员工作档案。家庭服务员应当如实向家庭服务机构提供本人身份、学历、健康状况、技能等证明材料。
那么,现实情况又是如何呢?上周日,笔者来到来到位于心意广场的一家家政公司,表示想要找一名能做饭和打扫卫生的非住家保姆。家政公司工作人员现场简单询问了笔者一些问题,例如家庭住宅面积、家庭成员情况,对保姆的要求等。了解情况后,该工作人员很快就推荐了一位江西保姆给笔者。当笔者追问对于这位保姆过去是否有违法情况时,该工作人员表示不清楚。
“我们即使问,她要是故意隐瞒我,我也是问不出来的,对不对?我只能知道她自己愿意和我说的情况。”
笔者发现,在这家家政公司,只要有身份证,能正常交流说普通话,会做家务,就能顺利应聘当保姆,就连健康证都不需要。
城厢街道一家老牌保姆中介机构的负责人告诉笔者,在萧山的家政市场中,本地保姆比外地保姆受欢迎,雇主们普遍觉得本地保姆更容易打听到信息,因此也更牢靠一些。
“不过这两年,外地保姆则越来越多,雇主们对外地保姆的接受度也越来越高。现在的保姆年龄大多是45岁到55岁之间,以初中学历居多,大专以上学历的基本上很难见到。”该负责人坦言,“外地保姆的流动性比本地保姆要大得多,除了老家地址,外地保姆通常没有一个固定的住所,常常是换一个东家,就换一个住址。”
据这位负责人介绍,在萧山甚至整个国内,保姆分级都缺乏统一标准,普遍都是各家公司自己分级,自己定价。此外,家政公司对于保姆的服务素质和人品的审核能力很有限,保姆素质良莠不齐,许多保姆都不具备家政服务的专业技能。
当笔者问起,目前国家承认的家政行业职业资格证书包括育婴员、保育员、孤残儿童护理员、养老护理员等相关职业等级证书时。这位负责人无奈笑了下,隐晦地表示,这些证书反倒成为某些无良家政公司赚钱的工具。
“有些家政公司开着所谓的培训班,培训7到10天,证书一两千元,基本都能过。有的家政公司更夸张,即便不参加培训,只要提供身份证复印件、一张两寸蓝底照片,公司也能把证书办下来。”
如此看来,保姆的主要来源——家政公司在保姆介绍的过程中,仅仅扮演了中介的角色。上门应聘的保姆究竟来自何方,素质如何,性格如何,这些问题都得靠雇主自己碰运气。
雇主:
连菜都不会烧,就来上班了
家住加州阳光小区的张阿姨去年连换了5个保姆,她告诉笔者:“现在有的保姆,基本的家务活、饭菜都做不好,就出来赚钱了。”
“我们过去有一个用了四五年的本地保姆,做得很好,后来她要回家带孙子,就辞职了。此后,我们就找不到一个满意的保姆阿姨了。感觉现在出来做家政的保姆,水平大大不如以前了。不是做的菜难以下口,就是不会熨衣服,卫生死角搞不干净。好像去年,我明明请了住家阿姨,过年却还要另外付钱找保洁钟点工来家里搞大扫除。因为家里的阿姨搞得不干净啊!”说起找保姆这件事,张阿姨有一肚子的苦水。“曾经有一个保姆还和我说,她以前在家饭菜都是老公做给她吃的,所以做菜她不太会,我也是哭笑不得。”
“一般中介会发你保姆的照片,有眼缘的就叫来家里试着做一天,如果感觉还可以,和保姆本人谈好薪水后,再把中介费付给中介,第二天保姆就能来上班了。”张阿姨说,整个过程很快,但是对于保姆的信息,她顶多带保姆去医院做个身体检查,其他的基本靠平时相处慢慢了解。很多保姆第一天表现得很好,后面就越做越懈怠了。
“我现在都是用熟人家做过,觉得好的保姆。”家住湖滨花园的朱女士说,之前在中介找了四五个保姆,都不是很满意。“感觉现在保姆工资越涨越高,服务却越来越差。很多中介就是想赚个中介费而已,根本不管保姆的人品、技能。”
管理:
谁来为保姆市场把关?
家政服务行业作为一门新兴行业,目前尚没有具体、单一的法律法规进行规范约束。根据商务部2014年出台的《家庭服务业管理暂行办法》第四条明确规定:商务部承担全国家庭服务业行业管理职责,负责监督管理家庭服务机构的服务质量,指导协调合同文本规范和服务矛盾纠纷处理工作。县级以上商务主管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家庭服务业的监督管理。而工商部门有《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从理论上说,商务部门和工商部门对家政公司都负有政府监管职能。
然而在萧山,大多数中介机构并不知道自己“归哪个政府部门管”,也不知道“行业协会在哪里”。商务局、民政局、市场监督管理局、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局,看上去都可以管,实际上却都没有对目前的保姆市场有所约束。如何整合各部门管理力量,使其形成合力,考验的是政府管理者的智慧。

[返 回]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